[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中心 >

“暴力选举”频繁发生被杀候选人达34人:墨西哥政党选举究竟面临

[时间:2022-05-22 13:01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当地时间6月6日,墨西哥即将迎来本年选举的中期选举,本次将选举出新的国会下院、15名州长以及数千名市长和地方议员。据新京报5月31日新闻报导[1],本次的选举十分的不太平,甚至成为了近年来最为动荡的一次选举。

  从4月竞选活动开始,已有34位候选人被杀害,据墨西哥政治咨询公司Etellekt统计数据显示[2],从去年9月至今,已有88名政客惨遭杀害。在墨西哥,参与政治仿佛已经成为一件危险的事情。

  墨西哥的政党选举为何为此容易被黑恶势力所左右?墨西哥政党制度为何?非法组织在墨西哥政治领域扮演着如何的角色?此篇文章我们将回溯墨西哥政党制度本身,讨论政党、政府与社会非法组织在墨西哥的相互关系与影响。

  墨西哥民主制度发展的时间很短,在较长的时间内,一党主导型政治体制使墨西哥实现了稳定和快速的发展,但是一党主导的“有限民主”却潜藏危机。在20世纪70年代,墨西哥开始面临内忧外患的情况。在内部政治上,反对党力量不断壮大,分享权力的要求日益增强,下层人民也要求参与政治。

  在经济上,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开始逐渐扩大,要求市场进一步开放。在国际层面,伴随国际油价的下跌和国际贷款利率的上升,墨西哥的国际货币储备日益枯竭,无力偿还到期的外债,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这些问题使得墨西哥的社会矛盾愈发尖锐,执政的革命制度党面临严重的危机,合法性也遭到了挑战。因此革命制度党实施了一系列的政治改革。2000年,革命制度党实行开放性的总统选举,选举结果结束了它长达71年的统治使墨西哥从一党威权体制向多党竞争体制转化。

  第三世界国家的多党制,往往容易产生一党制。尤其是拉美国家,长期存在的考迪罗制度,经济社会发展不充分不平等,直接导致了民主在这些国家是不稳定的。墨西哥在1917年革命推翻了迪亚斯军人政权,颁布了进步宪法。

  但是从1917年到30年代期间政权更迭频繁,保守势力依然强大,各项改革不力,往往纸面上多。30年代的卡德纳斯上台以后大力推行改革,推动了经济社会发展,缓和了社会矛盾。经济的发展推动政治制度的完善。墨西哥革命制度党从这个时候开始奠定其牢固的统治基础。

  卡德纳斯使得墨西哥加快了政治现代化。革命制度党的政策自那以后相对延续下来,保持了较为平衡的政策,推动社会经济平稳发展和社会进步。

  二战以后世界形势进一步发生变化,墨西哥的外部环境变好,同时革命制度党通过各个阶层的合作制度,使得不同阶层都支持。同时,墨西哥社会发展相对稳定,矛盾较少。即使有冲突也会在控制之中。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是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奥运会,充分体现了墨西哥二战后发展的成果。

  革命制度党在00年以后下台,输给了由反对家行动党和墨西哥绿色生态党组成的变革联盟,这说明旧有的政治体制已经无法支撑国家的新发展,新生的党派能更好地顺应时代潮流,及时革新,建立完善的政党内部监督机制,这些都打破了原有的制度限制,更有利于国家的发展。

  从1997年开始,随着反对党获得首次重要胜利,国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一些经济与财政领域,总统也通过颁布行政命令的方式来立法,但必须受到国会的监督。总统由公民普选产生,任期6年,不得连任。墨西哥不设副总统,当总统被弹劾或无法行使职权时,由国会选举一名临时总统。

  国会实行两院制,包括了参议院(Cámara de Senadores)与众议院(Cámara de Diputados)。参议员任期6年,众议员则为3年。参议院128个席位由不分区议员以及分区直选议员组成。在众议院的500个席次中,300个席位来由单一代表选区直选产生,其余200个席位从5个大选区中按比例代表制产生。这200个席次是为了帮助较小的党派进入国会。

  墨西哥目前的总统选举只有一轮投票,由取得最多票数的参选人当选。在众议院的500个席位中,300席由单议选区选出,采用领先者当选,其余的200席以比例代表制产生。任何一个政党不可取得多于300个席位。

  在参议院的128个席位中,96席由32个3议席区选出,其余32席由比例代表制选出,以全国为单一选区。在3议席选区中,得票最多的政党可取得2席,得票居次的政党则获得余下1席。

  墨西哥自身的政党制度演进以及不完善的民主化改革使得墨西哥形成了“强总统”,“弱司法”的政治格局,总统在政局中的权力行使受限较小,总统的不作为或腐败行径极有可能造成黑恶势力的猖獗,引起政治局势的“黑白同流”。

  在20世纪初墨西哥陷入革命内战的泥淖,到了1929年才趋于稳定,之后又是强人政治,一直到2000年才有民主换届,政党轮流,民主化进程较短。墨西哥独立近200年的时间,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专政统治。由此可见,墨西哥的民主政治转型并不成熟,政治上还存在许多积弊。

  政府的怀柔政策也给黑恶势力留下了很大的发展空间。据墨西哥前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秘书披露,恩里克上任之后就曾联系墨西哥第一大毒枭古兹曼向其索要2.5亿美金的“打点费”,其继任总统在毒枭问题上也是持息事宁人的态度。

  2019年10月,墨西哥一名警察不小心逮捕了古兹曼的儿子,犯罪分子携带重型武器包围警局,双方展开激战,最后警方作出退让,这也进一步告知犯罪分子:只要与政府正面强硬对抗,就极有可能换来政府的让步。

  回归社会问题本身,笼罩在选举乱象背后的是墨西哥国家本身动荡的社会状况以及势力十分强大的非法组织。有戏言称:“墨西哥毒枭手下的兵力已经足够和政府兵力相抗衡,下一任国家总统可能就是一名毒枭头子。”

  根据墨西哥国家统计地理信息局(INEGI)多年官方数据显示,多州民众长年对墨西哥国内安全度信心不足,忧虑很重。在2020年全国公共安全受害情况和感知调查中(ENVIPE)[3],在墨西哥州,在18岁以上成年人的调查群体中,有92.4%的占比人口对国内安全情况感到不安,在其他多州,指数也超过70%。对于社会治理的不安成为笼罩在墨西哥人民头顶的阴云。

  根据有关分类调查数据显示,墨西哥有组织的犯罪集团主要包括毒品自私集团和地方性犯罪集团,主要分为四类:全国性卡特尔,控制国内多条毒品运输通道。主要位于美墨边境的卡特尔,以收取过路费为主要经济来源。地方性卡特尔,管理地方的毒品经营事务。地方黑手党,主要非法管理不限于毒品的很多地方事务。

  在墨西哥,有组织的犯罪集团的发展已经形成巨大的体量,毒品经营为其带来的经济盈利又进一步帮助其扩充军备实力,增长集团气焰。犯罪集团有实力介入诸如此次选举的重要国家政治事务之中,阻挠国家正常的政治进程。

  从内部发展来看,墨西哥在独立的近200年时间内,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强人政治,民主化时间不长,民主政治转型也并不成功。制度的不健全、“强总统”的存在以及政党之间的竞争与缺乏监督使得政治内部本身并不稳固,积弊颇多。

  而在外部环境上看,毒贩猖獗,贩毒集团的势力已将扩展到了政治,左右国家的发展以及诸如美国等境外势力的不断干预这些都影响着政治环境的稳定,造成如今的选举困局,同时,政府不作为的怀柔政策也在干扰着政治稳定。

  无独有偶,在广阔的拉丁美洲,墨西哥的政局情况并非个例,许多其他拉美存在与之相似的“复制粘贴”模板。拉丁美洲拥有着丰富的资源,孕育了玛雅、阿兹特克、以及印加文明三大极为丰富的文明,如一艘满载的大船,但是在民主化改革的历史大浪中,拉美却盲目照搬西方民主制度,在发展之中,缺乏民主与法治的压舱石,贸然出海,以至在航行中摇摇摆摆,缺乏稳固。

  墨西哥犯罪组织的发展已经极大地影响到了国家的稳定与安全,政府的消极作为进一步地助长其气焰。当然,面对发展至如此体量的非法组织,政府如何作为不是一个能够简单回答的问题。墨西哥的未来是否会如同电视剧《毒枭》一样进一步流于戏剧,让人瞠目,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会成为和此次选举结果一样难以预料的事情。(完)(作者系大外交智库研究员助理实习生 羊小慧;王盖盖审校)

  [1]新京报,5月31日新闻,《墨西哥选举“不太平,数十名候选人被杀”》

  [5]靳呈伟.墨西哥三大政党的党内监督制度及启示[J].国外理论动态,2017(03):28-35.

  [7]刘国发. 墨西哥渐进主义民主转型过程研究[D].武汉大学,2014.

  [8]郑荃文. 墨西哥现代化进程中的政党制度和政治稳定[D].外交学院,2013.

网站首页单招学校在线咨询本科院校专题中心学校排名专科升本考试资讯单招政策